• link
    2019.11.13

    犯罪矯正,矯正了什麼── 談冤案無辜者無法「矯正」的心理處境

    目前監所制度及管理方式的限制,縱使是「有犯罪經驗需要被提供矯正性支持的人」都很困難得到矯正性的支持與療癒,更遑論是因各種冤案而無辜入獄的無辜者......

  • link
    2019.11.05

    【看見】A dog day afternoon

    聽說,重視多元文化的蔡總統,近日讓中央廣播電台以15種語同步口譯直播國慶大典,讓更多關心台灣的朋友,能在第一時間了解總統談話的內容。然而,在日常生活的角落,一個來台不久的家務移工,在申訴不願意從事許可外工作得不到仲介的協助之後,被雇主提告偷竊、被警察上手銬;在無法獲得律師陪同的狀況下完成筆錄後,無法獲得地方勞政主管機關的同安置......

  • link
    2019.10.04

    【看見】穿著西裝在冷氣房裡計算移工血汗

    三年出國一日取消後,仲介失去每三年向移工收一次鉅額仲介費的機會,轉而向在台續聘、轉換的移工收取2到9萬不等的「買工費」......

  • link
    2019.09.27

    一場不能跌倒的障礙賽

    不管是被司法冤判,曾入監服刑的無辜者,或是曾犯下錯誤的更生人,在離開監獄、重獲自由的那一刻起,就像在參加一場百米障礙賽,一個睡得安穩的房間、一個有歸屬的家、一份工作養活自己與家人,都是困難重重的障礙挑戰,看似簡單的日常生活,都不是如此理所當然......

  • link
    2019.09.16

    Only Yes Means Yes ~ 關於積極同意模式的16個Q/A

    一個尊重他人意願,不想成為性侵害犯的人應該問清楚對方的真實想法。不是明明知道這些情況,但抱持著「問清楚就沒砲可以打」、「我又沒施加暴力對方一定只是不好意思」,或是「對方應該只是想表現矜持而半推半就」的心態,不去釐清對方的意願......

  • link
    2019.09.03

    很美,卻欠缺法學專業的跨部會協作畫面

    筆者可以理解獸醫與飼主只將焦點放在伴侶動物要有藥可用,獸醫要有開藥給藥權,中間用什麼方法解決問題不是這麼重要,但這不代表開放政府協作會議可以用潦草的方式將爭議以宣稱「沒事了」的方式敷衍過去......

  • link
    2019.09.03

    【看見】無法照顧自己的照顧者

    流產之後,小嵐想繼續在台灣工作,但是再也不想繼續待在這間養護機構了。仲介卻告訴他,他如果要轉換雇主,得先回越南。小嵐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也從來沒有人告訴過他規定是怎麼樣的,一直以來仲介怎麼說,他也就只能怎麼相信......

  • link
    2019.08.30

    離枷,回家

    對於無辜者來說,使用「更生人」的身分尋求協助會面臨兩難的掙扎。「沒有犯罪」的無辜者卻有著曾經入監服刑的身分,以更生人的身分求助就像在「自己冤枉自己」、自己承認自己曾經有犯罪......

  • link
    2019.07.31

    如何跟孩子討論家人的入獄?

    面對「家人入獄」這個「家族不能說的秘密」,人們最自然的作法就是不談,或是以「出國去」、「出遠門」、「去深造」之類的說法來帶過,避免直接需要討論這件不名譽的事。縱使是無辜入獄的無辜者,家人也很難跟孩子討論家人入獄這件事。 但在缺乏認識的情況下往往產生更多誤解。究竟,該如何讓家庭能在彼此的連結中度過這場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