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nk
    2018.07.18

    【看見】日常的惡意

    政府面對移工權益訴求最常說的:「聘僱外勞台灣負擔社會成本,這些權益需要尋求社會共識。」卻不去談移工幫雇主降低多少人力成本;不去談一個外籍看護工17000,一個本地看護工60000,移工降低了多少長照成本跟壓力;也不談廉價移工建設了公共建設,整體的協助台灣社會過一個進步方便的生活。

  • link
    2018.07.17

    【轉載】讓小燈泡的光可以照亮社會黑暗冷漠的角落

    針對小燈泡案第二審的判決,我們尊重合議庭的判斷,也感謝合議庭之前為被害人家屬所做的一切努力。因為早有心理準備,也知道刑罰的極限,我們希望大家理解,不論審判結果為何都無法減輕我們一絲一毫的悲痛。

  • link
    2018.07.15

    放一把手槍在法務部長的辦公室就好

    如果一個法務部長的職責所在只是為了在「上位者所要的時間點執行死刑」,而非為更長遠理想的平等社會推動合宜的法務工作,那麼放一把手槍在法務部長的辦公室就好了......

  • link
    2018.07.15

    LINE 的使用者究竟在罵什麼?

    LINE這次以綑綁形式造成的強迫同意,在過去也是網路使用者反覆遭遇的問題,因此歐盟最近甫生效的GDPR裡,就明確禁止了這類的同意模式。這也是GDPR上路後,Google和FB立即面臨巨額訴訟的原因。

  • link
    2018.07.14

    去她的沒有立場

    我從來就對「沒有立場」這幾個字不以為然。有很多人會覺得教學不應該有立場,不外乎就是這樣的說法「我們不應該影響學生,應該要讓學生『純潔』的自己判斷...」我想問的是,你不想影響學生,那幹嘛要學生上學?

  • link
    2018.07.11

    麻原彰晃身後──三女兒松本麗華的疑惑

    在父親被逮捕後的這23年之間,連一句話都沒有辦法跟父親說上,這件事情讓我很遺憾。即使在不能接見之後,這十多年來,我仍然持續每個月一次去申請接見。如果犯下這樣的事件,那是為什麼呢?對於遭遇事件的被害人,難道不心痛嗎等等,有好多想問的事情......

  • link
    2018.06.30

    【看見】天下沒有免錢的工作機會!

    當所有的工作機會都掌握在仲介的手上時,只要不幫你安排新的工作,時間到了你自然得走。工人無法透過其他管道直接找到工作,勞動部網站上登錄的期滿轉換外國人名冊,只是公告多少工人在期滿轉換中,但系統只有工人,沒有工作機會、也沒有雙語的情況下,工人能不能找到工作,不是勞動部所關心的......

  • link
    2018.06.14

    【看見】窮的只剩勞動力

    政治權的缺損讓移工在台灣更加沒有籌碼,因此即便受到政策影響,卻不被看見、聽見,所以移工制度25年來幾乎沒變地將這群人當成奴工管理,勞基法也在未有雙語解釋、未考量對他們的影響下修惡。

  • link
    2018.06.12

    從冤案拖磨到刑事補償 看見無辜者的六道傷痕

    「司法挖了很深的洞把我丟進去,改判無罪後只在洞口喊一聲『你無罪了』,但完全沒有要拉我上來的意思,也沒有一句道歉。在離地面很深的司法深淵裡,我到現在都還沒爬出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