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勞動

  • link
    2018.08.12

    原文會承攬員工身亡無保障 原住民媒體為誰發聲?

    原住民族電視台一名製作人先前工作時病倒送醫辭世,但因是承攬員工,第一時間未獲原文會任何醫療補助,病逝後也只能以募款等方式另籌撫卹金。這起事件突顯原文會大量使用承攬員工,卻未給予足夠勞動保障的困境。行政院日前喊出兩年內派遣歸零,各機關卻跟原文會一樣大量使用「自然人承攬」。政府真的有誠意解決非典勞動的困境嗎?

  • link
    2017.04.24

    陳新皓:社福外包 社工如拋棄式人力

    社工提「勞權」,違背「助人」的使命了嗎?把服務對象擺第一,就莫論自身勞動權益嗎?「當有社工提出勞權相關主張,資深社工常會指責你沒有第一時間為服務對象著想。」桃園市社會工作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陳新皓作客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他主張健全社工勞動權,同時也能提升社工的服務專業。 另外他更點出,現今台灣的社會福利以「委外契約」為主,公私部門屬於承攬、委辦的關係,「社工跟著契約走,像拋棄式人力在流動。」而這也讓社工與服務對象難以建立信任關係。

  • link
    2014.08.05

    與業界接軌?學生實習的哀與愁

    許多人都有過實習的經驗,在大學教育朝向職訓化、市場化發展的情況下,實習被認為是與業界接軌的重要學習經驗,甚至是攸關未來工作的條件之一。然而,層出不窮的案例顯示,實習的環境往往並不如學生的預期,除了實習單位可能的敷衍態度導致學生一無所獲之外,無酬而密集的工作情況更是屢見不鮮。值得深思的是,這樣的實習情況往往人們視為理所當然,因為學生被認為是在「學習」,而非「勞動」。但,真是如此嗎? 實習制度該不該被視為一種勞動關係?學生、企業、學校三者的角色又存在甚麼問題?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到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的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