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政院佔領案迅速開審 律師質疑當事人地位不對等

吳東牧、邱彥瑜 / 台北報導

台北地院今天開庭審理去年324侵入行政院事件。該案九十多名被告,法官上午開庭,僅先傳喚「沙漠野百合」發言人許立一人;下午則傳喚「黑色島國青年陣線」陳廷豪。籌組義務辯護律師團的民間司改會,對於法院如此迅速展開審理,認為準備時間太過匆促;律師也在開庭後抱怨沒有充分時間閱卷。

台北地檢署是在上個月,針對去年太陽花學運期間「318佔領立法院」、「324侵入行政院」、「411路過中正一分局」三事件,共起訴119名參與的學生、公民。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替被告籌組義務律師團。許立今早首件開庭,義務辯護律師黃昱中在開庭後表示,由於上星期才接受委任,對於檢方起訴的細節還沒有很充分的時間了解。

黃昱中表示,通常案件在開庭前會有至少兩個禮拜以上的時間讓律師準備,何況本案檢方大規模起訴,又是重大案件,更應該要讓律師有充分的時間閱卷、並與當事人討論,檢方與被告雙方當事人才有平等可言。

法官開庭時曾經詢問被告,除了檢方起訴時提出的錄影帶、照片、偵訊供述、勘驗筆錄等證據之外,是否還要聲請調查其他證據?律師表示,許立對於當時的若干記憶已不太清楚,將於七天內再提出,是否調查其他證據,包括傳喚當時在場的其他人士作證。

籌組義務辯護律師團的民間司改會認為,本案當事人眾多,法院對於九十多名被告是否逐一傳喚、如何進行審理,該會將密切觀察,也呼籲民眾持續關切。

檢察官起訴許立「無故侵入建築物」、「煽惑他人犯罪」兩項罪名,許立全部否認。法官問許立,進去行政院要做什麼?許立說,人很多,感到好奇。法官進一步問,是否進入行政院內部的辦公室?許立說,發現很多人進入,就跟著進去。法官又問,進入辦公室要做什麼?許立說,聽到有人受傷,想要安撫群眾。法官再問,有人受傷跟安撫有關係嗎?許立愣了一下,回說,「應該有關係吧?」

辯護人補充表示,許立到達行政院廣場時,人群已經聚集。他是跟著群眾一同進入行政院內的辦公室,當時行政院建物內外,已經有許多記者和警察,秩序混亂,也聽到有人受傷,才進去試著維持秩序。

 

法官反問「公民不服從」定義

法院下午傳喚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陳廷豪出庭,檢察官以陳廷豪323當晚在行政院以擴音器號召民眾攻佔行政院、翻越柵欄為由,並依當晚TVBS等媒體報導發現陳廷豪確實有現身,同樣依「煽惑他人犯罪」、「無故侵入建築物」等罪名起訴。檢方也向法院聲請傳喚當天蒐證的台北市刑大員警作證。

陳廷豪同樣否認犯罪,他回憶當晚在立法院旁的濟南路,聽到舞台上主持人說已有群眾企圖攻入行政院,他自忖有較多社運經驗,擔心現場發生警民衝突,決定到場維持秩序。陳廷豪坦承當晚手持擴音器,也請現場民眾回立法院拿棉被覆蓋拒馬以免受傷,但並不是為了煽惑犯罪,而是協助群眾以和平靜坐方式表達言論自由。

法官詢問陳廷豪,當晚是否有組織、團體、特定個人發起前往行政院?陳廷豪表示自己並不清楚,法官進一步問當晚濟南路主持人是誰,陳廷豪也表示並不清楚。法官又問陳廷豪為何「號召民眾」,但陳廷豪認為反服貿運動訴求批判政府違憲,當晚民眾的反應,只是透過公民不服從手段表達訴求。

法官進一步追問「公民不服從」的定義、理由為何,陳廷豪表示,以遊走法律邊緣的行為表達訴求,抗議中國政府以「兩岸服務貿易協定」作為以商逼政的手段,也反對政府並未對衝擊甚大的服貿作詳細評估。

陳廷豪的辯護律師也回應,檢察官認為魏揚、許立與陳廷豪三人有共同犯意,但從陳廷豪的自述中,顯然可見他是臨時起意前往協助,到場表達對行政權未妥善回應民眾訴求的不滿,屬於言論自由的範圍。再者,雖然進入行政院院區,但陳廷豪與群眾並非以毀壞公物為目的,而是以不抵抗的靜坐方式對警力強勢驅離展現言論自由。幾經說明,法官仍未放棄詢問陳廷豪「為何有權要求群眾聽你的?行動跟黑島青有關係嗎?」陳廷豪則回應,一切都是民眾自願,他也無權要求群眾遵從他的作法。

台北地院開庭審理去年324「侵入行政院」事件,「沙漠野百合」發言人許立(左)成為首名出庭的被告。

台北地院開庭審理去年324「侵入行政院」事件,「沙漠野百合」發言人許立(左)成為首名出庭的被告。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陳廷豪下午出庭。

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陳廷豪下午出庭。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2 篇回應 to “政院佔領案迅速開審 律師質疑當事人地位不對等”

  1. 在律師完成閱卷及與當事人討論答辯方向之前,當事人可以保持緘默,這是程序上予當事人的保障。在準備程序由受命法官一人獨任而非三人合議時,受命法官所得詢問者僅能於釐清爭點的範圍內行之,不得逕自進行訊問被告程序。

  2. […] 政院佔領案迅速開審 律師質疑當事人地位不對等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