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324週年】政院佔領案被告 籲法院挽救司法獨立性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今天我在此受審,這樣的司法程序也會被人民與歷史審判。希望法院站在人民、歷史的這邊,挽救司法的獨立性,捍衛台灣……」在淡江大學教授法文的詹文碩,在324行政院武力驅離事件剛滿周年的這個日子,以「無故侵入他人建築物」的被告身分,在法庭上發表這段看來有點挑釁法院的發言。法官給他的回應是:「還是要跟你說,不管法院判有罪或無罪,都是獨立審判,不用想太多。」

詹文碩特別準備一份聲明,在法官問他是否認罪時朗讀指出:服貿協議是跟青年生存權、經濟發展、國家安全都有關的爭議法案,行政、立法居然沒有任何彌補或撤回。

「從318到323,我們都沒有得到善意的回應,反而看到總統與行政院拒絕傾聽民意的傲慢姿態。」他說,公權力自甘墮落,才會有公民跟學生站出來,真的是很不得已,必須行使抵抗權挽救憲政,並對當權者發出抗議,因此並非無故,而是有相當的理念,呼籲執政者跟公民對話,讓民主的機制回到正當的程序。

 

當庭質疑司法獨立 藉機宣揚理念

詹文碩開庭結束後表示,原本冀望司法公平處理本案,但顯然警察、檢察官選擇跟當權者站在一起,最後還是要由法官來做決定,所以才會向法院喊話。「被起訴很無奈,不過參與運動就是希望這個國家更好,除了不得已上街頭,上法院也是另外一種繼續提出理念與主張的場合。」

「法官的決定某種程度上定義我們這個社會覺得什麼是公平,希望她不要被檢警影響。我們還是相信她最後會做明智的抉擇,在歷史上見證台灣司法的進步。」

 

進入行政院 以公民與師長之名

「我是一個老師,很高興看到學生參與這樣的公民運動。」詹文碩表示,從319之後,就不斷抽空參與立法院附近的靜坐聲援;但323一整天都忙著工作,直到晚上家人去訊,說有學生到行政院佔領。

「雖然未必是我教的學生,但我們當老師的其實都是基於愛護、擔心與支持的心態。當然我也不見得能解決什麼,但至少可以見證、陪伴他們。不管身為公民或是老師,這都是義不容辭的。」

詹文碩說,當天他和一些同學在行政院的公關交際科辦公室被逮捕。一開始,一度有梯子架在牆上,看到有學生爬進去,他覺得這情形該有老師在旁邊陪伴,拿著公事包就跟著爬進去了。進入建築內,果然就有他擔心的情形:學生與警察對峙、有民眾受傷。他趕緊安排傷者從樓梯離開。

 

警察施暴 公民挨告

後來有警員勸他們離開,「我們先讓女同學離開,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剩下十個人的時候,警察就突然說,我們有破壞公物,就將我們銬起來逮捕了。事實上當時是配合他們要求離開,我只是最後剩下來的十來人之一,跟警察也沒有任何衝突。」

詹文碩說,他們十來人都上了手銬,在辦公室那邊待了四五個小時,才被移送到警局。中間也發生同學想去洗手間,向樓下的民眾揮手致意,卻遭警察推打,眼鏡都打破了。推倒一個人、銬在一起的兩個人都倒下去,還撞上門框。「我覺得最誇張的是,有一個同學都已經倒地受傷,警察還彎下去打他巴掌。說真的我沒有想像過,應該保護人民的警察,竟然對已經戴上手銬的學生做這樣的事情。」

 

歎拒馬再現街頭 讚學生公民意識

詹文碩小時候在國外,1989年10歲時回台灣。「當時民進黨剛創立,博愛特區還常常有一些街頭運動。我的印象是上學常常交通管制、有拒馬。90年代後期、2000年初期,覺得拒馬這些東西應該是過去了,有什麼訴求我們應該是平和的上街頭展現民意。沒想到我再回台灣當兵,2008年陳雲林事件又看到中正區有拒馬出現,鎮暴警察、警棍警盾,心裡很難過:怎麼我十歲時的景象,到了三十歲又出來了?」

不過他說,近幾年來看到社運的參與者當中,有一些像他學生這樣年齡層的年輕人參與,這也是他非常樂見的。

「這群年輕人他們平時可能很輕鬆、上課也不一定認真,但是在民主面臨危機的重要時刻他們站出來了。他們出生的時代就是自由民主,所以這可能已經成為他們基因的一部份吧?他們的公民意識令人敬佩,也很高興這次可以跟他們在一起。」

 

支持抗爭 雙親陪同出庭

詹文碩的雙親今天也陪同他出庭。他們在法庭外表示,支持詹文碩,並且以他的表現為榮。

「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而且要去實行,」詹文碩的父親補充說,這是他們對孩子的教育。他很高興詹文碩這樣子做,而且也這樣教導自己的學生,「現在他的學生,也是這樣子去做。」

詹文碩在323~324行政院事件中被起訴無故侵入建築物,在324週年時以被告身分出庭。他的家人陪同出庭表達支持,認為他做了對的事情。(攝影:吳東牧)

詹文碩在323~324行政院事件中被起訴無故侵入建築物,在324週年時以被告身分出庭。他的雙親陪同出庭表達支持,認為他做了對的事情。(攝影:吳東牧)

 

被告輪番宣揚理念 反控警方暴行

去年太陽花學運期間,323、324進入行政院事件,共有91名被告,分別被檢察官依侵入建築物、妨害公務等罪名起訴。該案審理從兩週前展開。台北地院目前至少已經傳喚其中30名被告,昨天分五波共傳24名被告出庭,也有人當庭表示,希望認罪換取檢察官向法庭建議給予緩刑,回歸學生生涯。

本案絕大多數被告否認犯罪,並幾乎一致主張是為了向政府表達抗議,行使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與集會遊行權,並非「無故」侵入行政院;同時表示行政院是辦公處所,並非「住居之所」。此外,律師們也從程序上主張,本案告訴人行政院秘書長,僅具有處理幕僚事務的權限,並非有監督權的長官,告訴恐怕不合法。

本案開庭眾多被告當庭宣揚理念,或尖銳批評、嘲諷法律與執政當局,反過頭來控訴324當天行政院武力驅離的執法粗暴。台大學生許哲榕說,國民黨黨國不分的裙帶資本主義嚴重傷害台灣人民利益,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兩岸服貿協議。他並形容,324行政院驅離的強橫行為等同是在強姦台灣人,「中華民國法律淪為強姦行為的保險套。」

許哲榕也戲謔指稱,既然行政院官方臉書的318聲明,聲稱「大家都是一家人」,行政院就是大家的家,進入行政院怎麼會構成「侵入住宅或建築物」?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