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隨機殺人案】不教化不研究 李茂生:國家無差別殺人

王祥維 / 台北報導

無差別殺人事件成因為何?怎麼預防?台大法律學院教授李茂生昨天舉日本經驗為例,將事件指向社會經濟結構的變遷,並悲觀地指出目前沒有能夠遏止悲劇重演的有效方法。但他也強調,政府對於隨機殺人犯罪者不教化、不研究,只在社會動盪時執行死刑,形同「國家的無差別殺人」。

 

5月29日台北發生29歲失業男子龔重安潛入校園殺人案,舉國嘩然。這是繼去年台北捷運殺人事件後,相隔一年台灣再度發生隨機殺人案件,各界不僅激起辯論死刑存廢,也被迫思考事件的社會成因。民主鬥陣昨(7)日晚間邀請台大法律系教授、一橋大學法學博士李茂生在台北市議會禮堂,以「隨機殺人事件為題」開講。

 

從地鐵沙林毒氣 到秋葉原事件

 

李茂生指出,一般殺人案無論情殺、仇殺、財殺,都有清楚的犯罪動機,都能夠從交往對象透露蛛絲馬跡:「無差別殺人不是沒有目的動機,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殺人,差別在於不挑選對象。(不過)犯案人如果身體比較弱,就會挑選比他更弱的,比較弱的、在無防備時被殺,就容易引起社會的動盪。你會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被害人。」

 

李茂生追溯日本的無差別殺人事件,最早出現在1994年,奧姆真理教在松本施放沙林毒氣造成7人死亡;隔年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更是造成12死、數千人受傷。事件後,日本政府將目標鎖定在右翼宗教狂熱份子,花費數百億日圓在全國縣道出入口裝設N系統門框,成效如何?李茂生笑說:「就是抓到自民黨國會議員和秘書偷情,導致這位政治明星下台。」

 

事隔幾年,日本社會才發現無差別殺人不只是宗教狂日份子。首先是2000年福岡縣的西鐵巴士劫持事件,17歲少年持40公分刀挾持巴士,事件導致1人死亡;隔年,37歲男子持刀在大阪池田小學殺死8名低年級學童。之後,2008年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25歲派遣工以貨車衝撞、再揮刀傷人,共造成7死10傷。

 

李茂生說,日本法務省後來歸納出失業、家庭不和、居住不安定等犯案高風險族群:「日本的研究結果是,你根本防不了,這才是最恐怖的。」

 

IMG_5430

 

別人都是物 不是人

 

「這些人通常交友關係、異性關係非常薄弱,在社會上呈現孤狀態。不只薄弱,還有偏差的思維模式:覺得每個人都對不起他。他把自己從社會孤立起來,和人稍微交往一下就斷掉。…這些人已經孤僻到只剩下他自己,人和人接觸會從別人的眼光中確認自己是人,(但)他們過於孤僻,在他們眼中別人都只是東西(不是人)。」

 

李茂生認為無差別殺人最嚴重的問題在於:「他的敵人不是個人,是整體的社會,為了報仇,他的對象是整個社會。但無法摧毀整個國家,就隨機挑人下手。」

 

但要如何防治呢?李茂生開玩笑地說:「個性孤僻、思想偏差的宅男宅女,我看完才想起來,不就是在講台大法學院學生嗎?」李茂生指出,篩選標示出高危險群,派人追蹤、或鼓勵他,但:「你能把這些人都標示清楚嗎?每個人都有這種(變成無差別殺人犯的)潛能,既然標示不全的話,其實都存在危險。」

 

因孤僻而殺人,李茂生認為問題可以追溯到新自由主義體制下,階層停止流動。

 

階層流動停滯 中間階層易偏激

 

1980年代起,在雷根和柴契爾夫人帶領下,各國逐漸放棄福利國家政策,走向新自由主義。李茂生分析,在福利國家時代,政治壓抑經濟,國家抽重稅增加教育工作機會,階層的流動是有可能的;但1980年代後富人不給人抽稅:「新自由主義認為政治服務經濟,為經濟做出一套縝密的規矩,透過精密的監視設備,使得每一個人都在規矩裡面走動,經濟才會有秩序。」

 

社會流動變得不再可能,呈現M型化社會:「經濟的上位者不怕違規,甚至違規後用公司的錢賠一賠就算了,很多的企業犯罪都是如此。」相較之下,M型另一端的「魯蛇」即使犯罪,也很少是無差別,而是搶銀行、詐欺,「至少可以改變他的經濟狀況。」

 

李茂生說:「真正可怕的是心已經死了的中間階層,例如池田小學殺人事件,他們全家都是警察、保全、自衛隊;母親不照顧小孩,父親是打罵教育,兇手終於在37歲時爆發,他想要毀滅自己,還有以他父母為表徵的保守冷漠社會,這種中產階級才是無差別殺人事件真正的潛在者。」

 

但李茂生悲觀的認為,日本要回到階層可流通的六、七零年代,除非等待經濟翻轉,否則只能忍受。從經濟變遷到無差別殺人,李茂生說:「日本人有學到一件事,就是不信任陌生人,貼標籤排斥隔絕,事情就變少了。」李茂生以自身的經歷為例指出,和他過去在日本留學的時代相較,東京不只遊民變多,也可以明顯感覺到對外國人更排斥。

 

IMG_5461

 

政府的無差別殺人 

 

那台灣呢?李茂生認為台灣從威權時代,在全球化的進程中直接掉進新自由主義,但過去不是沒發生過反社會犯罪:「劃破機車座墊、縱火燒機車、刮汽車這些都有二三十年了,只是他是對物不是對人。」但台灣一年發生兩起無差別殺人事件,頻率已經超過日本。

 

李茂生不認為無差別殺人事件和暴力電玩有關:「我玩電腦最喜歡玩殺來殺去的,幾個小人拿衝鋒槍那種,我玩到不想玩……」他也不完全同意「用學校取代監獄」的論調:「台灣的學校本來就很多了,而且如果老師的教育方針不改、無法訓練你獨立思考,蓋學校跟蓋監獄沒兩樣。那些嗆廢死被強姦的,不就是學教出來的嗎?」

 

李茂生不諱言他支持廢除死刑,他認為死刑既無威嚇犯罪的作用,也和被害人補償無關。李茂生指出,針對無差別殺人,政府除了死刑之外幾乎沒有別的對策:「把嫌犯抓來判死刑,不教化也不研究,養著等社會動盪了再拖出來槍斃,那是國家的無差別殺人。」

 

李茂生也從哲學、社會心理學、文化等多層面分析,為何台灣多數民眾支持死刑。主辦單位則預告,下一場講座將邀請前廢死聯盟主任苗博雅開講。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59 篇回應 to “【隨機殺人案】不教化不研究 李茂生:國家無差別殺人”

  1. jrm 說:

    1.贊成廢死者想像親人被殺,你(妳)感受如何?還認為用你我納的稅來養殺親者期待他(她)有朝一日可以被教化?
    2.贊成廢死者認為死刑無法減低犯罪,那廢死的國家殺人犯罪就減少了嗎?
    3.誰來認定一個無差別殺人的凶手可以教化?
    4.有哪個國家已研究出可以教化一個無差別殺人的凶手?
    5.為什麼說死刑對被害人的家屬無補償作用?李茂生你當過被害人家屬,有經驗嗎?
    6.目前除了死刑,有更適合卑微地要求平衡對待受害者最起碼的方式嗎?
    7.在殺人案發生後一再的強調要研究殺人動機要教化,結果殺人案件減少了嗎?
    8.用納稅人的錢幫加害者聘辯護人,申請鑑定精神狀態,申請鑑定教化可能,這家不行換那家,這次不行再申請,到底容許申請幾家醫院鑑定?到底容許拖到何時?社會資源不斷被濫用,受害者家屬不斷被踐踏,受害者如同死者已矣,動物不如!

  2. jrm 說:

    不是受害者家屬不要奢談廢死,你們不夠格!

  3. Lee 說:

    原來要支持廢死要先家破人亡阿,這就是反廢死的邏輯。
    那想請問這些反廢死的人你們有經歷過家屬或周遭親友受害的經歷?沒有的話憑替受害者家屬決定是否要執行死刑?另外如果執行判決是依照受害者家屬的意願,那司法制度可以廢了,大家回歸到漢摩拉比法典?
    死刑的存廢本來就是公眾議題,本來就是大家都可以討論的。根據許多國外的研究報告顯示,無差別殺人的加害者,許多本身就是社會、經濟的弱勢者,今天政府執行死刑完以後有做其他相關工作研究來預防、減少類似事件的發生?今天排除掉了犯罪個體之後,那是不是應該也去對犯罪的成因做檢討,可惜如今的政府我只看的到前者的動作。
    自己去稍加研究一下,許多數據網路上都查的到,如果死刑可遏止犯罪,那為何從09年我國恢復執行死刑之後,至今無差別殺人(傷)事件的頻率不降反升呢?
    在批評廢死之前,麻煩先去了解廢死的主要論述再來批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