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鄭捷律師團聲明】被告無充分時間尋求非常救濟 法務部違反國際人權法義務

文 / 黃致豪、梁家贏、林俊宏

編按:鄭捷晚間遭執行死刑,鄭捷律師團討論後發表新聞稿,表示法務部執行前未通知家屬及委任律師,違反國際人權法義務,律師團感到遺憾。以下是新聞稿的聲明內容:

 

律師團針對鄭捷遭執行死刑新聞稿 / 2016年5月10日22:50

 

針對新聞報導鄭捷於105年5月10日已遭執行死刑一事,執行前並未通知家屬及委任律師,律師團深感遺憾與不解。因鄭捷已向法律扶助基金會申請非常救濟程序之扶助並獲准許,扶助律師團日前才開會準備提出非常上訴、再審及釋憲,惟法務部竟一反過去聲稱會審慎審核執行死刑之做法,於判決確定短短兩周即執行死刑。

 

本案確定判決對於所有偵審程序之違誤均視而不見,甚至一反過去最高法院於死刑案件中強調教化可能性之嚴格量刑調查程序於不顧,竟於判決中曲解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僅以本案屬最嚴重罪行即將鄭捷判處死刑,判處死刑之恣意性莫此為甚。

 

在審判最終處以死刑的案件中,嚴格遵守公正審判的保障誠屬重要。審判未遵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條而最終判以死刑,構成第六條無理剝奪生命權。

 

人權事務委員會曾在1989年的Reid v. Jamaica(355/1989)案中明確認定:所有的面臨死刑的人均有獲法律協助的權利,而這種權利是不言自明的,且該法律協助亦應貫穿整個訴訟程序,自對被告採強制手段開始,國家即有義務告知其有聘請律師之權利,當犯罪嫌疑人之資力無法負擔律師費用者,則為其聘請律師、使其獲法律協助即為國家之義務。

 

本案偵查中,除第一次警詢完畢,有法律扶助律師曾短暫到場外,整個偵查程序中不論警詢程序、檢察官訊問程序、羈押訊問程序,甚至是搜索、扣押程序,精神鑑定程序等被告均無辯護人之協助。本案偵查程序使用藥物輔助會談,屬侵入性之身體檢查,未經書面許可又無必要,違反不正訊問禁止、不自證己罪及醫療常規,以致於台大醫院所提出之精神鑑定報告有諸多違法情狀等,均與被告偵查中無辯護人辯護有關。

 

法務部如此迅速執行死刑,未通知家屬及辯護律師,使被告於判決定讞後仍無法有充分時間獲得辯護人協助非常救濟程序,就是對於生命權之無理剝奪,已經違反國際人權法義務,律師團深感遺憾。

 

  • 本文新聞稿聲明內容作者皆為鄭捷律師團辯護律師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0 篇回應 to “【鄭捷律師團聲明】被告無充分時間尋求非常救濟 法務部違反國際人權法義務”

  1. […] 鄭捷律師團在晚間10:50發表新聞聲明,表達遺憾,認為法務部迅速執行鄭捷死刑,未通知家屬及辯護律師,使被告於判決定讞後仍無法有充分時間獲得辯護人協助非常救濟程序,是對於生命權之無理剝奪,已經違反國際人權法義務。 […]

  2. 智者 說:

    國際人權法?? 關台灣什麼事??? 台灣不是這些國際組織一份子,對此也無任何義務。

  3. 侯智峰 說:

    一、監獄行刑法關於死刑執行的規定如下:

    第 90 條
    死刑用藥劑注射或槍斃,在監獄特定場所執行之。其執行規則,由法務部
    定之。
    第三十一條第一項所列舉之期日,不執行死刑。
    第 91 條
    執行死刑,應於當日預先告知本人。
    第 92 條
    本法第八十九條之規定,於執行死刑之屍體準用之。

    法無明定執行死刑前需通知家屬或其律師,過去執行死刑前也從未先通知家屬與律師,
    有何感到遣憾與不解的呢?
    對於法律明文規定故意視而不見不解,並刻意散佈於大眾,企圖扭曲事實是律師應有的作為嗎?

    二、無論再審與提起非常上訴等刑事訴訟法規定之救濟方法,都無期間限制;請問律師團所謂「充分時間」準備,期間是多長?

    三、法無明定執行死刑前需通知家屬或其律師,過去執行死刑前也從未先通知家屬與律師,
    有何感到遣憾與不解的呢?
    對於法律明文規定故意視而不見不解,並刻意散佈於大眾,企圖扭曲事實是律師應有的作為嗎?

  4. 恨沒良心的律師 說:

    如果慘案發生在律師的親人或本身 還會如此替兇
    手辯護嗎?

    • 天不收 說:

      北捷受害者和其家人,有否以”三白眼天生就是要殺人”為邪說?為等同”國運籤”的荒謬?為等同風水八字的迷信?而排斥而糾正而唾棄,如果沒有,那麼殺人者就是被害者自己和其家人….,,
      鄭捷錯在貪生怕死,沒在懂事之後就自殺,平白痛苦到成年才想要解脫…
      我一個許姓的同袍,退伍不久就自殺而亡,只因長得太不英俊了.長相不好看,只是少人親近,人生寂寞而已,但他就是忍不住,自殺了….何況是被厭惡/被提防/被排斥/被害怕的鄭捷…這個只差出生時所繫的腳環沒被註明”天魔”的鄭捷,死得可真冤…

  5. 良知在哪裡 說:

    罪證確鑿的殺人犯,憑什麼有人權

  6. willin 說:

    法律是用來保護良民的,但鄭捷律師團卻想用法律來保護犯罪者。
    反其道而行將自食其果,希望鄭捷律師團的子女和學生不會太衝動。。。

  7. 周順隆 說:

    可憐的鄭捷

    眾人皆曰殺,我獨憐其死

    四十五年前,熟人楊君中年得子,很不幸是一個聾子。熟稔「海倫凱勒」故事的楊君,就變賣家產,舉家移民美國。他說:「我的孩子如要有前途,就得接受特殊的教育,但台灣沒有,除非到美國。」
    鄭捷如要有幸福,就必須遠離華人世界,到沒有視「三白眼」為「天魔」的國家生活。遺憾的是:鄭捷的父母既少財力又缺見識,更沒有楊君那種為了讓子女幸福而孤注一擲的魄力,於是可憐的鄭捷只好無奈地走上不歸路。
    這條不歸路,不是鄭捷自己選擇的,不是他自動要來的,而是拜中國文化的瑰寶——「面相學」所賜。
    「麻衣神相」之類的「面相學」,不只收錄在二百五十年前的「四庫全書」,也擇要刊戴於各鄉鎮公所和神壇宫觀廣為印贈的「農民曆」裡。更在江湖術士混飯吃的大力渲染,以及「國運籤」此新意識形態的推波助瀾;於是:「下三白眼者,男女均狠毒,有虎狼之心,男多奔波勞碌,刑剋六親,女則有弒夫可能. . .」就不免渭為國民常識了。
    可憐的鄭捷一出生就被貼上狠毒如虎狼的標籤。當鄰居小孩和學校同學,個個在「擇交在眼,眼惡者情必薄,交之有害。」的警告下,他還會有玩伴嗎?會有朋友嗎?會有情人嗎?如果往最不敢想像處臆測,在刑尅父母的斷定下,他邀得到父母不倦不悔的愛嗎?
    鄭捷在人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原罪的環境下;在還沒殺人的童年就被判定為殺人犯的氛圍裡;由幼兒到成人,他到處祈求親情、友情、愛情,但到處碰壁;他內心不淌血嗎?他午夜夢迴的悲泣、哀號,有誰憐憫?有誰同情?
     面對親人放棄他、鄰人懼怕他、同學排斥他、老師冷淡他、女孩逃避他、國家無視他的種種殘酷;雖然醫學不認為他發瘋,其實他已百倍瘋了。
     他什麼事都沒有說、沒有做;只因天生三白眼,就令每一個跟他照過面的人都露出如遇毒蛇的憎惡表情,請問:誰有資格要求他不變成魔鬼?,
     可憐的鄭捷沒有反抗和報復的特定對像,因為加害他的是龐然大物的傳統文化。在迷離錯亂的視覺下,那些觀念上不反對三白眼是天魔的北捷乘客,怎樣看都不是人,而是糾纏他一生的邪說,是他永遠擺脫不掉的「面相學」。

     鄭捷依法是應死,論情則無死之理;總以為有那麼多待決犯,日子應該不會那麼快,可以等到 520後才籲請總統特赦。遺憾的是,法務部的不依法行事,只好說:「可憐的鄭捷一路好走吧!」;即使我嫉惡如仇,也反對廢死。

    瞭解北捷乘客受害的來由後,台灣社會有打算避免更多的鄭捷出現嗎?如何著手呢?是裁定「面相學」為邪說,嚴厲禁止傳播嗎?是立法規定凡是符合凶惡面相者,一出生就處死嗎?是規定面相凶惡者的家庭可申請輔助移民嗎?是全面動員,強力宣傳相學、命理、風水的荒謬不可信嗎?寫到這裡突然想起陳進興兩個兒子出養到美國的事. . . 或許這就是答案。
     完稿後,老妻才建議:最好由國家出錢,讓被「面相學」所凶化的國民,透過整形手術獲得新生。慧哉斯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