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農地徵收事件簿深入剖析
  • 土地徵收流程 step by step
  • 中科四期大事紀
  • 後龍灣寶大事紀
  • 苗栗大埔大事紀
  • 竹東二重埔大事紀
  • 農地徵收照片輯
  • 新聞影音地圖

 

2010年6月9日,苗栗縣府以龐大警力限制大埔里居民出入,派怪手將已結穗的稻田壓出數個圓圈。毀田事件引發關注,大埔居民數度北上行政院、監察院與總統府陳情,但苗栗縣長劉政鴻僅更快速的鏟平農田。至今,多數輿論皆抨擊苗栗縣府徵收手段粗殘,《土地徵收條例》固然是惡法,但「土地商品化」的心態,才是徵收手段得以暢行的根源。

  • 從同意到抗爭
怪手毀田衝突源於苗栗縣政府為擴大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2004年起,竹南基地共擴編131公頃,其中位於大埔里的23公頃土地劃歸都市計畫使用。2008年3月,因鴻海集團旗下的群創光電希望擴大事業專用區,苗栗縣府再擴大徵收範圍5公頃,正巧影響竹南大埔自救會長陳文彬的家。

大埔自救會聯絡人劉冠呈說明,苗栗縣府原預計以區段徵收23公頃時,因同意原地原配、也不會拆及住家,「所以居民都答應」,計畫也通過內政部都委會審查;豈料經群創陳情後、多了5公頃徵收範圍,不但無法原地原配、房子也會被拆光。但因苗栗縣府在都委會保證將「從優從寬」補償、不夠會向企業借貸,最後計畫仍通過都委會審查。

苗栗縣府之後便對抗爭居民採取個個擊破手段。陳文彬的媳婦邱玉君透露,苗栗縣府不斷告訴居民必須儘快申請配地,否則將一無所有,導致地方抗爭力道削弱,最後只剩幾戶居民抵死抗爭。大埔自救會氣憤指責:「群創要地就給地,這不是圖利財團嗎!」此外,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否認竹科還有擴編計畫,徵收前提已消失。

  • 縣府說了算
苗栗縣會決議,「縣長劉政鴻沒有兌現『從優從寬』補償並與居民達成共識前,得暫停所有徵收手續」,但苗栗縣府認為:「縣府握有行政權,議會只是建議。縣府認為好的建議就會採用,要不然還是縣府說了算。」

苗栗縣政府工商發展處長姜松茂無奈表示:「一般徵收土地發回比例是40%,農地辦竣重劃是45%,我們都各加1%,這就是從優從寬了啊。」姜松茂強調「地不會專門給群創」,並透露有企業私下表示要進駐。但追問「願意進駐廠商」名稱,姜松茂不願告知。

  • 上下交相賊?

值得玩味的是,苗栗縣新聞處聯絡人李俊平對於「徵收目的消失」一事表示:「我們這是『都市計畫』的概念。」他並透露:「現在抗爭的,根本都是想要求配地的!」李俊平指出,原先未擴大5公頃徵收範圍時,徵收的都是農地,「當時居民都很配合!」

李俊平說,區段徵收補償方式包括補償金與配地,縣府在98年6月3號配地公告截止前就呼籲居民申請配地。「因為現金補償價值比配地少,」他透露,區段徵收後,農地就變更為建地,所以會配回建地,「通常建商就都會以超過2、3倍的價錢去跟農民買,等配地回來後再給建商。」

姜松茂語帶不滿地說,開發136公頃中,要領地的地主高達97%,只有3%要領錢。縣府早告知民眾「領地較有保障」,但「似乎」有政治力介入,居民竟說要領錢,「現在陳文彬發現價差高達2億,所以才抗爭。」但大埔居民強力否認。

抗爭近來已引發早交付權狀等待配地的地主痛批大埔自救會。原強調開發是為招商的姜松茂終於透露:「我們開發是為發展地方經濟,假若報編成功,『住商』用地弄好,地價是一坪10萬到12萬,現在外面地才一坪1萬5千元耶。」

  • 當「工具」變成「目的」
「這是為徵收而徵收!」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感嘆,《土地徵收條例》第3條明確規範部分事業得以進行徵收手段,卻又在第10項中「開小門」,讓「其他依法得徵收土地之事業」也能徵收,導致工業開發、都市發展,都能藉此進行。

廖本全表示,原本為達公益目標的徵收「手段」已成為「目的」,其中新竹竹東二重埔與竹南大埔徵收案件特別明顯,「徵收,就是為了土地炒作!」

贊成大埔徵收案盡快進行的地主代表劉興璘認為,經徵收建設為科學園區帶來的產值比農地耕作高出數倍、科學園區規劃才能帶動地方發展。但真正帶來經濟效益的從來不是「科學園區」本身。

同樣面臨徵收的彰化二林相思寮,即是「大建設」口號下的犧牲者。中科四期所在地,是彰化過去十幾年來原本「大學城」的預定地。在政治人物喊出開發口號後,許多人進駐投資,卻因沒有開發而被套牢。

二林是嚴重地層下陷區,且被農委會規劃為適合生產的「特定農業區」,加上中部水資源短缺,工業不宜在此發展。因此中科四期確定落腳二林、選址又與大學城一模一樣,引發居民質疑。而中科四期環評與區委會相繼過關後,廠址外土地連番飆漲、建商陸續打廣告,被徵收的相思寮老農卻僅得稀少的補償金、被奪走賴以維生的土地與房屋。

值得注意的是,以科學園區為名為特定私人企業開發的中科,目前已負債上千億,中科卻徵收包括台糖與農民的635公頃土地,其中最大廠商友達僅用200公頃、日前更傳出不願進駐消息,其餘土地卻包含學校、宿舍甚至住宅區的規劃。

  • 國土計畫變笑話

廖本全感嘆,《土地徵收條例》的背景是因應經濟成長與發展而生,但長久下來已造成危機,「不僅搶私有地、公有地也搶!」其中以科學園區為名的開發案到處搶台糖地,嚴重衝擊國土規劃體制。

國土規劃是在對自然資源進行了解後所區分的資源利用定位,區分出「可發展區」或「不可發展區」,其中可發展區為都市土地,不可發展區包括農業發展區、土地敏感區等,但現今開發案都在挑戰國土計畫。

廖本全氣憤舉例,政府以中科四期是「公益」開發為名,變更特定農業區的二林,讓二林可開發。接著徵收相思寮老農的土地、瓦解老農的家園,「卻在上面蓋住宅,根本是讓國土計畫變笑話!配置住宅區,就是為私人利益!」

廖本全指出,目前閒置工業區高達上千公頃,許多閒置面積都是當初以開發為名,讓農地變建地而來,「工業要發展應先從這些土地開始」。然而,為協助廠商壓低開發成本,政府卻選擇動用全民納稅錢徵收農民土地。

  • 農民不是所有權人嗎?
舉例來說,苗栗灣寶也因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而將被強制徵收51%私有土地,引發灣寶全里居民反對。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質疑重新徵地的必要性。工業局專委何莉莉坦言:「因閒置工業區已位於都市土地,太貴了。」何莉莉甚至對洪箱說:「閒置土地都有所有權人,我們不能徵收。」氣得洪箱痛罵:「農民就不是所有權人嗎!」

廖本全分析,何莉莉的說法已顯示「國家為企業服務」的心態。企業要獲利,就要壓低成本,適合工商發展、都市發展等核心地帶土地太貴,「企業當然希望開發農地,因為價格低、增值性大!」他感嘆,閒置土地之所以地價高,「就是因為炒作」,代表審核開發計劃時很粗糙。

  • 當農地變成都市

近來大宗變更農地為建地的開發案,往往是工業開發與都市計畫交雜。廖本全無奈地說,隨著社會思維長期抑農重商,「賣地翻身」也成為農民的希望。

「大埔正是推拉理論的具體例子。」廖本全直指,台灣農村長期窳漏破敗,是推力形成的主因。1940年代至今,台灣不斷重工商、輕農業的偏斜政策,讓農村從糧倉變成1960年代的「人倉」(提供勞動力),直至現在的「地倉」。

廖本全舉例一回搭計程車,司機的父親種柳丁。司機說,盤商批柳丁一公斤僅3元,他曾想把父親接來都市,沒料到父親不願意。原因除和土地有感情,另一個原因是「父親覺得務農像運動」。

「當務農的價值只剩下運動,誰還要留在農村?」廖本全說,政府長期忽略農業產銷結構,使得務農生產價值低,對於看著上一輩苦過來、「要農不農」、又和土地沒有感情的人來說,賣地翻身當然是選項。「這是大埔為何起初同意賣地,當都市總是發展,農村停滯,農民當然希望『若我們也變成都市就好了』」。

賣地翻身是農民的錯嗎?台灣有無其他可能?灣寶里的抗爭即是正面案例。一般徵收案都會有正反支持者,灣寶卻是全里反對,廖本全分析,這與社區居民早年自發性改良土壤、進行有機耕作與社區營造有極大關連。「土地可以養活自己,甚至價錢良好,農村已自我肯定,自然不必借賣地求翻身。」

  • 正視農地 拒絕徵收

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細數,北從南港202、土城、竹東二重埔、竹北璞玉計畫、竹南大埔、後龍灣寶、中至台中后里、台中烏日甚至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等系列徵收案例,突顯的都是「地方政府假經濟發展之名擴大徵收範圍」的邏輯。

當徵收背後的結構問題未被正視,以工業為名的開發就會不斷出現。蔡培慧擔憂指出,農地是循環性利用、工業地則不可逆,一旦農地變成建地,農地、水利設施的生產集中性都會消失,連帶威脅糧食安全。

儘管糧食安全看似離台灣很遠,但蔡培慧指出,1995年政府發布農業白皮書時「公開放棄糧食自給自足、只要求供需平衡」,但此政策的基礎是能源充足。現今全球能源吃緊、糧食生產國又因人口激增而提高需求,放任農地消失,將有可怕威脅。

目前台灣因工業需水等目的,共有26萬公頃休耕農地、僅26萬公頃農地在耕作;蔡培慧提醒,近來被徵收的農地,「全是在耕作的土地」。社會忽視農地價值,是土地徵收浮濫的根本原因。呼籲政府落實國土計畫,才能扼止農地賤賣的情況。

相關新聞
劉政鴻吳敦義闢室談開發 灣寶農民政院前抗爭
西瓜農虧劉政鴻:曾誇灣寶西瓜讚,如今卻要滅灣寶?
屁股、怪手、土地公-大埔觀察三則
大埔農民攔總統求助 『馬』不停蹄未回應

 

近日竹東二重埔、苗栗大埔、後龍灣寶與彰化二林相思寮,都是因以科學園區或科學園地腹地為名而遭遇徵收之苦的「農地」。苗栗大埔怪手毀田事件更震驚社會,引發學者對土地徵收條例的批評,但徵收只是各種開發計畫的表現手段。農地為何變建地?當農地變建地/工業區,又對台灣國土造成什麼衝擊?PNN將藉由土地徵收流程向讀者說分明! 
(點選「放大鏡」可觀看該程序之詳細說明頁)

(土地徵收程序圖)

 

 

中科四期相思寮徵收案簡易大事紀
2008年8月 彰化二林確定做為中科四期預定地,相思寮為其開發範圍。
2008年04月07日 環署首度舉行中科四期二林開發案環評審查。
2009年04月14日 內政部區委會首度審查中科四期二林案,相思寮首度北上抗議。
2009年04月28日 營建署二度審查中科四期,相思寮居民再度北上抗議。
2009年05月18日 環署決議針對中科四期廢水排放問題舉行專家會議。
2009年05月21日 區委會為中科四期開發案變更中部區域計畫第二次通盤檢討計畫案,將彰化二林的「觀光休閒農業生產」單位。
2009年10月13日 中科四期環評初審過關。
2009年12月17日 居民接獲徵收公告,2010年1月18號將迫遷。
2009年12月26日 中科四期動土典禮,居民向總統府陳情。
2010年01月08日 立委林淑芬邀集國科會與相思寮居民協調迫遷事宜,由於相思寮土地不影響廠區,只要變更道路配置即可保留,國科會主委李羅權要求中科局應進行園區配置計畫的可行性評估,並延緩拆遷半年。
2010年02月08日 中科局坦承相思寮配置變更可行,但相思寮景觀與園區意象「不協調」、恐影響招商,加上廠商用地需求急切,認定相思寮不適合保留。
2010年05月 縣府要求居民速領補償金,即將進行拆遷。

 

 

後龍灣寶開發案簡易大事紀
2008年11月 苗栗縣府發文灣寶居民表示要進行地上物查估,居民首次得知被劃為特定農業區的良質土地將變更為工業區。
2008年12月13日 營建署區委會第一次審查,農委會認為灣寶是農業高適宜區,原則不同意變更,決議退回專案小組審查,待大會確認。
2008年12月 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通過環評審查,居民於12/30日向監院發文陳情。
2009年03月09日 環保署環評大會對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進行確認,灣寶居民北上抗議,環委決議退回專案小組再審。
2009年04月06日 灣寶居民在苗栗縣後龍鎮公所針對縣府舉辦的政策說明會抗議,指出居民未收到任何開發說明通知。
2009年04月10日 環署舉辦研商會議,決議環評專案小組未來應就農地變更衝擊及居民溝通進行確認,也要求苗栗縣政府重新與居民協商。
2009年06月19日 區委會大會將後龍案退回專案小組
2010年04月24、25日 苗栗縣政府於灣寶里龍雲宮舉辦兩天徵收說明會,未獲任何共識。
2010年05月14日 灣寶居民北上行政院陳情,要求中央勿介入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審查。
2010年06月04日 營建署區委會再度審查後龍科技園區案,外聘專業學者一致認為區位不宜、應直接退案,卻因經濟部工業局介入而獲得再次審議機會。

 

 

苗栗縣大埔徵收事件簡易大事紀
2004年~2007年 都市計畫原地原配23公頃。
2008年03月 群創光電陳情增地4.98公頃。
2008年04月01日 都委會679會議通過群創案。
2008年05月 公告區段徵收。
2008年06月03日 竹南大南埔自救會成立。
2008年08月26日 都委會689會議劉縣長允諾「從優從寬」。
2009年05月30日~2009年06月03日 原來繳交土地所有權狀(公文不斷)。
2009年07月03日 監委下鄉遞陳情書。
2009年11月10日 都委會第718次密室會議(12/31前交權狀)。
2009年12月18日 北上抗議-狀告城隍爺。
2010年04月15日 拆屋期限。
2010年05月 苗縣議會通過決議,縣府應以「重優重寬」條件與居民協調後才能啟動徵收程序。
2010年06月08日 居民住家入口被圍住不得出入。
2010年06月09日 縣府動用警力與怪手破壞將收成的稻田。
2010年06月23日 居民北上總統府與監察院陳情。
2010年06月 怪手再度挖田,不論是否繳交權狀者皆然。
2010年06月30日 居民北上政院與總統陳情,總統馬英九及縣長劉政鴻不願回應。

 

 

<
新竹竹東二重埔開發簡易大事紀
1981年 因竹科三期用地需求,二重埔被劃入徵收範圍,但因居民抗爭,竹科放棄,之後土地長期禁限建,部分地主因無法發展將地售出。
2000年 竹科公告無用地需求。
2006年 竹科公告後土地仍然限建。在無開發需求下,縣府變更計畫為「變更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特定計畫」,希望以BOT方式委外興建一定期限再由政府收回。共影響頭重、二重、三重與柯湖里約441公頃土地。其中工業區僅佔50公頃。
2006年∼2008年 被徵收的居民紛紛成立自救會抗爭。
2009年07月02日> 縣府舉辦徵收說明會,引發流血衝突。
2009年12月22日 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第721次會議決議,為配合柯子湖溪排水工程整治計畫,擬以一般徵收方式取得部分准予先行辦理核定。
2010年06月19日 縣府辦理徵收公開展覽。
2010年06月20日 縣府舉辦徵收公開說明會。

 

 


(「農地徵收」新聞照片輯一)


(「農地徵收」新聞照片輯二)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PNN新聞專題地圖:科技產業搶我家 
 
興辦事業計畫公聽會 事業計畫報目的是業主管機關核可 協議架構或其他方式取得用地 報內政部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核准徵收 交縣市政府公告徵收 徵收類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