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從長榮航空文宣事件談非企業工會之入廠權

文 / 劉育承 2017年3月23日,長榮航空將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放置在公司空服員信箱中的招募文宣、特刊以及「1人1信要求公布勞資會議勞方代表」等文件移除[1],並在隔天發出公告,表示不允許「外部單位、廠商」放置「廣告文宣品」,否則將對發放者以「園區安全適當管制措施」予以懲處[2]。長榮航空於接受媒體採訪時,再次強調桃園市空服職業工會是外部組織單位,不是長榮航空的企業工會[3]。工會則認為,公司 […]

P評守望指引或決定去路──為兩個憲法法庭提問試作補遺

文 / 陳陽升 憲法法庭言詞辯論終結前,黃昭元大法官對鑑定人陳愛娥教授提了兩個問題: 1. 婚姻制度在德國是由憲法法院來定義,而非由國會決定,這與鑑定意見書提到,爭議事項適合由國會形成是否會有衝突? 2. 憲法法院第一次定義時沒有自制,鑑定人似乎也認為不用自制。現在大法官要修改定義,鑑定人認為司法應要自制,因為是否要將異性移出婚姻的核心,目前未有共識;但同一件事反過來講,異性是否要繼續為核心,也無 […]

P評臺大學生自治參與者對楊校長續任案之共同聲明

文 / 臺大學生自治參與者 有關臺大郭明良教授及其研究團隊疑似違反學術倫理案,楊泮池校長因列名其中部分論文共同作者,引起外界對於其是否適任校長之爭議,連月來教育部的處理方式正逐漸影響大學自治。   臺大校教評會基於維護學術倫理與社會責任,在教育部不完備的法規下,委任特別委員會調查此案,在調查楊校長前,臺大學術副校長、教務長與特別委員會中另一位委員基於迴避原則退出調查,因此在第二階段調查中 […]

P評邏輯的思考,必須是依附於脈絡的思考;閱讀亦然

文 / 黃致豪 最近在FB上又看到轉貼以下這篇舊文:2016年8月7日的紐時,刊登了以下這樣一篇文章:「陪審團審判–神聖的美國權利–正在消逝中」。基於這樣的報導,在熱烈(?)討論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台灣鄉民間,出現了幾種有趣的聲音,不外乎:「美國都已經消逝不要的東西,台灣撿人家垃圾做什麼?」「別人有什麼就要什麼,像小孩一樣」「台灣重視法感情與新聞,不是法律,所以很適合陪審啊」 […]

P評不想交朋友的憲法法院

文 / 劉繼蔚 司法院大法官為同性婚姻釋憲案召開言詞辯論,因近年模擬憲法法庭的操練,各界開始認識其中「法庭之友」的制度,並有多組個人、團體循此向大法官陳述意見,其中亦不乏司法官、法律學者、律師等法律工作者。   然而日前,司法院卻發布新聞稿指出:「現行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尚無『法庭之友制度』的明文規定,司法院過去已提出相關修法草案,仍待立法院審議。不論是法庭之友資格要求、利害關係揭露 […]

P評裁判憲法審查,襲來!

文 / 王鼎棫 近來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開得轟轟烈烈,除了成為法律人角力的一級戰區外,會議中相關的制度調整,其實也與民眾訴訟權益息息相關。不知各位讀者是否知悉?其中有項議題,就是開放「裁判憲法審查」的訴訟類型,讓人民有機會針對違反憲法的裁判,向大法官提起救濟!   過往人民提起訴訟,若用盡審級救濟(比方就損害賠償訴訟,從地方法院一路打到最高法院判決確定),縱使認為裁判見解有違反憲法的疑慮,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