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南部開講’

P專題【南部開講】花蓮富里 縱谷裡的水梯田

呂宗芬、吳志鴻 / 採訪報導

很多人到花東,都喜歡走台11線,一邊山一邊海,一次飽覽兩種景色,但是縱谷裡另有風情。

車子奔馳在台9線,道路兩側山色明媚,山腳下的稻田隨著節令換裝,時而青翠,時而金黃,微風吹起陣陣稻浪,很是療癒。花蓮富里這幾年以金針花海聞名,但是山間農家故事多,樸實農村,別有一番韻味。

羅山村就在熱門景點六十石山的旁邊,因為地形封閉形成屏障,又有羅山瀑布的清澈水源,這裡2002年就被花蓮農改場選為台灣第一座有機農業示範村,2003年更成功創下有機米率先外銷日本的紀錄。不過羅山和所有台灣典型農村一樣,生活步調穩定而緩慢,老年人口比例很高。

P專題【南部開講】沒有作業的寒暑假學習法

周佩寧、蔡明孝 / 採訪報導

去年底柯文哲市長拋出了取消寒假作業的政策,這政策一提出馬上就引起了許多家長正反不一的回應,長期以來的教育讓台灣多數家長認為,唯有讀書才能有出息、唯有不停寫著和教科書有關的作業,才叫學習才能跟上別人,在這個思維的框架上,真的可以贏過人成為佼佼者嗎?

主張讓小孩輸在起跑點的德國教育,用遊戲引導出小孩學習興趣的教育思維下,培育出許多諾貝爾獎得主,這樣的教育思維開始引起了不少討論,也讓長期著重在升學教育觀念的我們開始反思。這幾年台灣有一群教育工作者和家長想要翻轉現有的教育,嘗試拋開升學觀念,以培養人格為主張,不再主張學習必須坐在教室、知識的取得不再侷限於課本,用課外活動來引發小孩的學習興趣,希望可以從遊戲中找出小孩的學習志趣。在這邊全程採訪了三種不同的冬令營,希望提供大家可以從這三種冬令營的引導方式,試著跳脫現有的教育框架做些思考。

P專題【南部開講】甲仙的物產 移民的故事

呂宗芬、吳志鴻 / 採訪報導

說起甲仙,你會想到什麼呢?香Q軟綿的芋頭冰?滿街的芋冰城?獻肚山下的小林村?還是紀錄片《拔一條河》裡,用盡一切力量期盼家鄉再起的小孩與大人?

沿著台29線,過了漆上粉紫色油漆的甲仙大橋,立刻進入甲仙知名的芋冰街。曾經擔任甲仙愛鄉協會理事長的陳敬忠,正展示一手紮實的製冰功夫,要將湯湯水水的芋頭甜湯,翻攪、捶打成芋頭冰。「莫拉克(颱風)之前,甲仙這邊一片美好,這裡的觀光是靠南橫公路,靠寶來溫泉的人潮,靠那瑪夏那邊露營的人潮,他們等於是甲仙的板凳深度。但是,後來就全部一起,沒了」。

P專題【南部開講】花蓮黑暗部落,體驗人類原始生活

周佩寧、蔡明孝 / 採訪報導

一條陡峭的山路、沒有任何交通工具可搭乘、走一趟還得花上六個多小時的腳程,這樣的一條回家路您能想像嗎?然後回到家後沒有電、沒有瓦斯還必須撿拾柴火燒,才可以洗盡一身的疲憊感,這個地方不在國外就在台灣的花蓮。

座落在太魯閣國家公園海拔九百公尺至一千多公尺的大同大禮部落,兩個部落統稱為同禮部落,因為至今族人還過著沒電沒瓦斯的生活,而被稱為黑暗部落,也因為交通不易到達,這裡保留了原始的自然景觀,因此成為登山客熱愛的人間淨土。

造訪同禮部落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遊客中心對面的得卡倫步道,另一條則是位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往西走的砂卡礑隧道口兩側的砂卡礑步道,但因為砂卡礑隧道是沿著河床走,走這條必須視當天的河床狀況,如果真的要走,最好還是有族人帶比較安全。

P專題【南部開講】台中,看見省府眷舍的蛻變

周佩寧、蔡明孝/ 採訪報導

二戰之後台灣正面臨國共緊張局勢,國民政府為了分散風險而將中央部會從台北遷到中部,當時在南投和台中總共建造了光復、中興、長安、審計和黎明五個新村的員工眷舍,其中長安新村來不及保留已被拆除,除了中興新村在南投之外,其餘都在台中市區。

缺角的紅磚牆、斑駁的黑瓦、藤蔓纏繞的牆面,靜靜的矗立在角落訴說著曾有過的風華,這裏就是光復新村,是省政府教育廳、衛生處和印刷廠的員工眷屬宿舍,也是建造中興新村前的實驗場域。光復新村和中興新村一樣,都是引進國外當時正時興的「花園城市」概念,低人口密度、高比率綠地的生活空間。街道有別於中興新村的囊底路設計,光復是採T字型設計,兩種都是讓街道整齊、降低車速緩慢入村。光復新村還有台灣第一座自來水、汙水分流的下水道系統,在台灣的都市建築史上與中興新村一樣都有其特殊的意義。

P專題【南部開講】彰化溪州 那黑泥濁水滋養的農鄉

呂宗芬、吳志鴻 / 採訪報導

資料畫面定格在2012年的春天,台北。富麗巍峨的官署前,一大群來自彰化溪州的老農舉著抗議紙牌,人群中央是一位年約七旬、頭戴鴨舌帽的老先生。那是一位詩人。他的手不斷向著對面的警察揮舞,聲線因嘶吼而微微顫抖。

「警察朋友,你們難道不是吃飯長大的?你們在對付農民嗎?你們用這種方式對付農民?應該要對付裡面的人才對啊!我們這些農民,是耕作給大家吃的…」那是一種不顧斯文的不願與不平,時隔近四年,情緒依然懾人。

我以為,溪州是一個憤怒的農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