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台北車站’

P!Live我的家當 vs. 你的觀瞻 台北車站難容無家者?

燦爛時光會客室#178 曾筠涵 / 整理報導 11月8日,一群無家者與相關團體在台北車站召開記者會,因為台鐵張貼公告,為了維護市容,將於13日強制清除北車周圍的無家者家當。   台北車站是公共空間,近年來,卻變得越來越商業化,甚至連原本供旅客休息的座椅也沒了,經過抗議之後,才擺了幾張回去。旅客熙來攘往的北車越趨商業化,它應否有更多的規劃可能性?   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芒草心 […]

P全球【看見】在「開齋節快樂」之外的事

文 / 許淳淮 上週日(6/24)的台北車站,一早就擠滿了來自各地的穆斯林,這個場景雖然在每個禮拜天都會出現,但是今天有一點點不一樣,因為今天正好是伊斯蘭教的「開齋節」。開齋節對穆斯林來說,是一年間的超級大事,用來慶祝齋戒月的結束,意義上相當於「過新年」。穆斯林在這一天與家人團圓、互相祝福,也祈求過去一年的錯誤被原諒。   在台灣的穆斯林以印尼人為主,而印尼移工的人數在今年已經突破了25 […]

P評影像與社會介入:持續發生中的「棄物危機」

文 / 鄭怡雯

歲末年終將至,以寒冬送暖或愛心慈善為名的街友尾牙餐宴也將登場。以往在尾牙宴,遊民們扛著大包小包家當到現場的景象,正是遊民無處放置家當處境冰山一角的寫照。這種遊民面對家當無處可放、不時被當成垃圾丟棄的「棄物危機」,即是當代漂泊協會於去年十月中在萬華剝皮寮舉辦《棄物展》的核心關懷。[*註1]

我在2014年到當代漂泊協會擔任遊民攝影班的講師,當代漂泊開設攝影班已行之有年,成立的初衷在於讓遊民拿起相機透過照片為自己發聲,用以撕下和懶惰或暴力畫上等號的社會標籤,逐步重建他們內在的自信與社會的連結。換言之,遊民攝影班的進行,一方面是做為破除污名化的文化行動,另方面也是進行培力實踐的嘗識。

P卡秋【Humans of Taipei】車站甜蜜蜜

Photo / Article:  Humans of Taipei The guy: “I work in a factory in Sanchung. I am the only Indonesian in the company. All the rest of the people are Taiwanese. When I started, I was afraid, but I tho […]

P專題【獨立特派員】異鄉人 – 台灣移工生活觀察

李婕綾 張智龍 / 採訪報導

來到林口火力發電廠附近,繞過鐵皮圍成的矮牆,再到由鐵皮組成的院落,一群離家萬里的移工就生活在這個被鐵皮包裹而成的世界裡。

像舍監,也是翻譯的阿許帶我們走進宿舍,「一個人住在下面,第二層就住另外一個,一個人有一個衣櫃。」

空曠的一大間,沒有任何隔間,上下兩層床鋪排列兩邊。床與床之間以木板或塑膠簾子簡單隔出一個個的獨立空間。一個床位就是一個人的房間。

夏天是最受考驗的季節,動輒超過攝氏35度,只有電風扇與溫度抗衡。

P專題體會街友漂泊:寫在流浪生活體驗營後

文、圖 / 黃克先

「…已經參觀完平安居了…要往救世軍去了,好,那我到那裡與你們會合。」結束了早上的教課,我在9月26日下午趕去參與這次由關懷街友的「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主辦流浪生活體驗營。過去曾寫過遊民政策相關論文的我,想透過這次機會,更近距離觀察現今街友的生活樣貌,思考當前遊民政策的問題。

「觀察」與「思考」一向是特定階級優勢的人才能享有的餘裕;開拔出發前的自己,舒服地迎著初秋的微風及暖陽,抱著近乎「玩玩」、「情況不對反正就抽腿回家嘛」的沾醬油體驗心情,一路到了位在大同區錦州街的救世軍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