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學’

P評【説教】老師的樣子-台東女中周威同老師

文 / 李昀修

上公民課就是要實踐啊,不然要幹嘛?

如果去過教育部前廣場,你可能會對「濕滑印書」這活動留下印象,這群喊著自己課本自己印的人,將吳思華口中「印好了不能退的課本」撕爛製成紙漿,要重新印出自己的課本。

台東女中的公民老師周威同也曾在今年二月將公民課本撕毀,並在「老師,你為什麼要撕課本?」一文中寫:「我撕書意味著要讓教科書重生,希望教師能夠覺醒,奪回屬於自己的專業自主權。同時也抗議教育部違反程序正義的『課綱微調』。我想顛覆大家認為『課本是正確』的這種刻板印象,尤其是教科書在審定過程裡,可以揭露真相、也可以扭曲事實。依據歷史經驗,統治者有權力決定了哪些知識才是知識,其中充滿政治運作和算計,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就是最好的例子。」

P評【説教】幾個片段,看進森林小學

文 / 朱台翔

直式乘法是「數學想想」三下的進度,不過,孩子們在二下、三上時,我就沒有講道理地先教了。

當時,只是把它當作背九九乘法的一個工具,譬如,背6的乘法時,就會出一些題目;

23×6=___、
45×6=___、
67×6=___、
89×6=___…

終於要正式上「直式乘法」了,課本的安排是先讓孩子掌握。

P評【說教】精進教學,才是根本(中)

文 / 史英


前文提要


論語第一篇 第一章: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4.閱讀的要義-探索語境、尋求言外之意

這一下,大家的眼睛都亮起來了,眉間的陰霾竟一掃而去。對的,語文教學最重要的,不是只教寫出來的意思,而是教學生體會沒寫出來的還有些什麼。論語是孔子與學生對話的記錄,他不會是對著空氣說話;而他說的話,應該也總是對學生的某些想法的回應:怪不得他要用「疑問否定句」呢,每一個「不也…」的說法,大概總針對著學生的某個對立的意見,只不過夫子出語含蓄文雅,沒有質問學生「你何必非得…」。

P評【說教】精進教學,才是根本(上)

文 / 史英

上次寫了「翻轉翻轉」之後,得到葉丙成老師九千字的回文,這讓我放下一顆心,因為最怕的就是自以為忠言逆耳,但根本沒人理你。所以,理所當然的,我應該慎而重之地再做出回應,這本來就是我提倡「翻轉也必須翻轉」的本意:經過這幾年的加溫,凡是想要有所改變的老師,都有意無意地主動被動地掛上了翻轉名號,現在應該已經到了可以好好交流意見,讓不同的主張相互激盪的時候了。

但大家會想,不同主張激盪,不會淪為口舌之爭嗎?這其實顧慮得是,所以我這篇回文決定不採取葉老師那樣「逐段引述對方文字,再逐項予以反駁」的方式,而只談論根本的問題就好,所以本文主要是報導兩個教案的形成過程以及相關的思考。這絕不是竟敢輕忽葉老師的各項指教,而是希望,也許把根本問題說明白了,其它或者可以自行化解;如果未能如願,留在以後的討論中再來細談也無不可。

P發書《學生②》溫暖的手勢

記者林建成 / 報導

書名:《學生②》溫暖的手勢

作者:林明進

出版:麥田出版社


這本書在初版後半個月內直衝12刷,作者是台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的老師,具30年教學經驗,也出版過許多作文寫作技巧書籍,林明進老師不僅受到校長讚揚和其他老師學習,更是受到學生們歡迎。

對於從事記者職業的人,面對這麼多「誘因」,怎能不讀上一讀?看看林老師到底有何法寶訣竅「駕馭」和「引領」名校建中學子們的心?

林老師詼諧的筆觸,直指青春學生的叛逆狂妄,難怪大快人心,受到學子們熱烈迴響。時而穿插勵志情節,此書讓人笑開懷,凸顯建國中學並非一所嚴肅、嚴格的名校,學生們也不是書獃子,而是有抱負想法的青年。

P評【說教】分組討論行不行?

文 / 陳妙嫻

近日教育界興起一股翻轉的風潮,教師錄製教學影片,請學生在家觀看,上課時則進行作業練習。然而在生物科課程的翻轉中,上課活動卻是百家爭鳴,遊戲、實驗、線上測驗、分組報告與討論,各種創新教案紛紛出籠。各個教學共備團體摩拳擦掌,希望在擺脫傳統口述式教學後,能為課堂帶來一番全新的氣象。

筆者對於教育界的活絡樂觀其成,自然要投身浪潮之中,不落人後。本文參考生物科翻轉教室的提倡者-鍾昌宏老師在課堂中進行的創新教案,提出一點想法和延伸,希望促發討論、交流,以精進教學設計,嘉惠學生。

分組討論可以促發學生思考的能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