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獨立特派員】等待哨兵雞

婁雅君、賴振元 / 採訪報導

一場禽流感,幾乎將全台灣的鵝,撲殺殆盡。

農民想要復養,卻是困難重重。政府規定必須改採非開放式,或是密閉式的禽舍,鵝農吳太太說:「我們光蓋那一間就負債累累了。哪有可能,乾脆不要養還比較好。對不對。」

好幾個月沒有收入,農民已經等得不耐煩,更慘的是,農委會畜產試驗所,飼養來提供農民復養的哨兵雞,也遭到撲殺。

禽流感爆發以來,感染來源掌握不到,疫情控也制不住,防疫大漏洞,農民苦等復養的那一天。

2015年才剛開始,台灣遭遇了史上最嚴重的禽流感疫情。截至四月底,撲殺場數904間禽場,高達4,641,231隻禽類遭到撲殺。受傷最重的養鵝產業,農場空了好幾個月。

一位不願具名的鵝農,他的鵝場在過年前遭到感染。還差十二天就可以賣到市場的成鵝,全部撲殺殆盡。望著閒置的飼料桶和空曠的鵝場,鵝農感嘆:「就這樣,甚麼都沒,空空,空空的。」

沒有工作,沒有收入,這位農民等了好幾個月,遲遲等不到復養的消息。不耐久候,他只好自己購買哨兵雞,希望盡快復養。不過這批雞隻,必須等到檢驗合格之後,才有資格成為哨兵雞。但光是申請相關檢測,農民發現,政府根本沒有一套標準的流程。

【獨立特派員】等待哨兵雞2

養鵝業者忿忿不平的說道:「來抽血,泄殖腔,驗糞便、唾液這三樣,一開始跟我說,大概三到五天,當天跟我說要七到十天,抽完又跟我說兩個禮拜。」根據農委會規定,復養禽舍必須採取密閉式或非開放式。農民按照規定加裝圍網,但是負責檢查的地方政府又有額外的規定。

這位農民遭在復養程序上,遭到百般刁難:「我用原本的畜舍蓋,你政府又說不行,很矛盾,中央叫我們蓋,地方說和你的畜牧登記不符合,叫我一定要蓋好,畜牧登記全部改成設施容許增加,這樣要花多長的時間你知道嗎?」

中央和地方政府各唱各的調,沒有一致的規範可循,讓鵝農不免懷疑政府嘴上說要復養,其實只是在拖時間:「就算這次檢查能過,六月開始養哨兵雞,養了三週後6月21號,檢體還要再次解剖檢驗,又要等一個月,那時候已經七月底,如果過了,等到八月才能養。眼看那時候又要進入冬天,請問叫我是要怎麼養?」

【獨立特派員】等待哨兵雞 3

相關單位為復養程序設下的重重關卡,是因為能有效阻絕禽流感,或者只是為了延緩復養的時程?

我們來到另一位養鵝業者吳太太的禽場,這裡有密閉式的禽舍養殖種鵝,也有開放式的禽舍養殖肉鵝。

吳太太站在密閉式的鵝舍裡回憶:「那天飼料沒吃,之前一天還生300顆蛋,不吃之後,第二天,蛋只剩5、60顆,之後就沒蛋。我們種鵝得了快一個禮拜,外面的肉鵝,才繼續一直得。」

政府規定復養必須是非開放式禽舍,但是從這次疫情爆發以來,不論開放,非開放,都照得禽流感。這樣的復養規定,究竟是從何而來?非開放式禽舍,不但無法有效隔絕禽流感,對農民來說,設備費用更是無法承受之重。

吳太太的禽場,是全台灣第一批蓋密閉式鵝舍的農場,幾十年來不斷地改善設備,至今仍在負債的狀態。他指著禽場的空間說:「我們這麼大片,叫我們全部蓋密閉式,光是蓋這間,我們就負債好幾百萬。還不包含地上的設備,花下去,一百萬都不夠。」

就在政府要求農民必須加蓋非開放式的禽舍之際,農委會所屬的畜產試驗所,全部都是密閉式禽舍,也接連爆發疫情。三月底,台南畜試所雞隻,檢出H5N2,252隻準備供農民復養的哨兵雞,全數遭到撲殺。四月初,彰化畜試所的鵝群,也感染同樣的病毒。

【獨立特派員】等待哨兵雞 4

來到彰化畜試所,這裡從一進門就得消毒,防疫工作仍在持續中。彰化種畜繁殖場場長林宗毅說:「今年初疫情一爆發,本來放牧在外的,都先關進來鵝舍。真的是高規格對待。其實蠻遺憾,撐到最後一刻,眼看天氣都溫暖,才發現感染。」

這裡採取非開式飼養,附近也沒有其它禽場,這樣的規格遠高於復養的規定,卻還是防止不了禽流感的發生。農委會與其設下不切實際的規範,更應該找出病毒的傳染途徑。

林宗毅認為,畜試場裡到處可見的鳥類,恐怕是傳染的途徑:「真的要叫我講的話,鳥真的是大因素。發病後,採一些鳥的樣品,基本上是有病毒。」

這個說法與農委會一致,這波禽流感爆發之初,農委會直指候鳥是傳播病毒的元兇。但是從年初至今,卻只有零星的候鳥被驗出禽流感病毒。

長期觀察候鳥的台北市野鳥學會總幹事何一先建議,如果農委會認為,是鳥類傳播病毒,那就得先釐清是那個族群,然後加以監測,可是現在農委會只針對過境候鳥進行檢測,恐怕檢測對象出了問題。

何一先分析:「陸禽會去吃養鴨場養鵝場的飼料,這些鳥群裡面有台灣的鳥比較多,八哥、白頭翁,東部烏頭翁,麻雀、紅鳩,這類鳥都會進去吃飼料。」

今年一月的確出現幾起台灣留鳥感染禽流感病毒死亡的案例,何一先指出:「斑點冬,白頭翁染病死亡,確定是H5N8,H5N2,確定牠們跑到養禽場吃了飼料,喝了污染的水,發病立即死亡。」

【獨立特派員】等待哨兵雞 5

值得探討的是,這幾起案例,究竟是野鳥傳給家禽,還是家禽傳給野鳥?以白頭翁為例,一旦染病,會立即死亡,不容易成為禽場之間的傳播者。

除了調整現有的監測鳥種之外,學者也建議,禽流感病毒的特性是,一旦感染會帶毒很長的時間,針對保毒的鴨群也應該加強監測。中興大學微生物暨公共衛生研究所特聘教授張照勤說:「牠感染的時候,不會顯示出嚴重的臨床症狀,足夠時間未來產生抗體,有抗體針對病毒有抵抗能力,可能有時監測到,有時監測不到。配合抗體血清學的監測,而非只是病毒監測。」

有效的監測系統可以提早發現病毒的存在,一旦疫情發生,就得靠完善的通報系統,才能防止疫情擴散。甚麼時候通報,對農民來說,是人性的大考驗。
吳太太回憶發病時的狀況:「種鵝先撿(死鵝),肉鵝跟著後面,兩三隻撿,報了之後,肉鵝很快,三天就一千多隻,撿到快沒了。」

就連專業的畜試所,也未必能在第一時間做決定。

林宗毅場長說:「第一天死的兩隻是弱小的,我們想說可能搶食,搶食不均。第二天九隻,就有警覺,第三天,更多,我們就通報。第一時間發現異常死亡,我們在拿捏的是,要不要通報,到底是不是(禽流感),我們也怕造成困擾。」

如果防疫通報系統,只建立在考驗人性的基礎上,防疫工作恐怕只能補破網。

【獨立特派員】等待哨兵雞 6

擔任過養鵝、養鴨協會理事長的李鴻忠指出,疫情期間,有多少家禽被緊急送到屠宰場屠宰?化製場有沒有如實通報異常死亡的禽場?都是應該加強的環節。他建議農委會:「每個屠宰場都有獸醫師,屠檢獸醫師的經驗,就可以看出雞鴨鵝跟平常宰的不一樣,應該是第一關口。另一個關口,載死鵝化製場,每個化製場都拿農委會的錢,你應該賦予他義務也是責任,遇到大量死亡,應該及早通報。」

目前全台灣的種鵝數量,從禽流感疫情前的40萬隻,下降到僅剩8萬隻,減少了五分四,也直接影響到未來肉鵝的數量。中華民國養鵝協會預估,未來的復育之路,需要一年半到兩年的時間,才可能能恢復正常。從民間到兼具保種任務的畜試所,都面臨復育的問題。

林宗毅場長指出彰化畜試所的復育時程:「鵝的繁殖季節大概結束了,下個繁殖季節九月或十月開始,等到季節生到足夠蛋,預估今年底到明年初。」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明年初產下的小鵝,還得育成一年,才能開始產蛋。

這波疫情爆發五個月以來,相關單位仍找不出傳染途徑,如果不能建立起完善的監測和通報系統,等到入秋之後,禽流感疫情勢必會再次挑戰台灣的防疫漏洞。對已經遭受損失的農民來說,他們苦等不到的,何止是復養的哨兵雞。


【獨立特派員播出資訊】

  • 公視主頻
  • 週三 22:00 首播
    週四 01:00 重播

  •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 週一 12:00 重播:https://livehouse.in/channel/PNNPTS


    【深入獨立特派員】

  • 官方網站http://innews.pts.org.tw/
  •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tsinnews

  •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獨立特派員】等待哨兵雞”

    1. 呂昆墻 說:

      這次全省的鵝可能會全部死光,並不是候鳥所造成的,而是全省的鵝被非法預苖汚染感染雞的病毒
      天氣不穏或管理不當就病發,加上我們化驗分析能力有問題跟本找不出實際的原因,本人反應很多
      次跟本無人重視只聽專家的意見,我養了二十幾年的鵝一發現有問題就又改回原來傳統的血清養
      只是比較難養並不會大量的死,所以我對台灣的專家與檢驗能力非常憂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