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看守所’

P評監外自主作業:即將名存實亡的改革?

文 / 林瑋婷 2017年12月15日監察院公告了一份調查報告及一份糾正案,可能意味著受刑人復歸改革即將倒退,但這件事似乎還沒什麼人注意到。這件糾正案是關於受刑人監外自主作業脫逃一事。   簡單來講,「監外自主作業」就是讓表現穩定的受刑人,能在出獄前有機會外出工作,而且不派人戒護。這個作法不是台灣獨創的,它是受刑人復歸措施中的一種,英文稱為「work release」。它背後的概念是,在 […]

P評德政

圖與文 / 林文蔚 清晨五點剛接完班,我隨手關掉舍房抽風機,正在向勤務中心回報人數的當兒,頭上的警示燈突然閃個不停,於是我丟下話筒,迅速用眼睛掃過走廊,看是那一房門上的紅燈也亮著,接著快步來到禁見區的30房,房內的被告糾著臉喘著氣,說:「能不能開個抽風機,我都快被悶死了⋯⋯」   這裡的看守所一共三十房,每房的大小約莫三坪不到,其中十房是禁見房,自從某位檢察官到任後,看守所裡收押的人數就 […]

P評【說法】是誰在獨自吟唱監獄的悲歌──談監獄獨居監禁管理

文 / 黃盈嘉 日前有監所管理員將獄中疑似虐待囚犯情事,公諸於媒體,企圖引起大眾的重視與監督,遭矯正署以「影響矯正機關聲譽,言行不檢」記申誡兩次。我們的獄政管理,可說確實「一視同仁」,不僅獄中受刑人處境嚴苛,監所管理員平常負責戒護、矯正、教育受刑人,但要是惹得監獄面子掃地,也同樣得進監獄為他量身打造的「文字獄」中服刑,成為名符其實最鬱卒的獄卒。   這位監所管理員筆下的個案,是一位輕度智 […]

P頭條看守所內的新閱讀

記者 林建成 / 屏東縣報導

監所為了教化和穩定收容人情緒,都設有圖書室和流動書車,供收容人借閱書籍。屏東看守所所長吳澤生今日和鄰近三所圖書館長簽訂「團證借閱書籍合作契約」,每三個月定期更換書籍,讓圖書種類更嶄新多元,激發收容人的閱讀興趣。

四家民間企業行號響應鼓勵收容人閱讀活動,贊助新台幣十八萬元,讓屏東看守所將此金額轉捐給三所鄰近圖書館採購新書。這種較大規模、讓地方圖書館和看守所「同時受惠」的合作方式,在台灣屬於首創。

P專題黑金城發「牢騷」 台大法學院談冤獄

黑金城的漫畫作品「牢騷」,以諧謔方式呈現切身的監禁經驗。(攝影:吳東牧)

座談會中,黑金城對聽眾說了個故事:在一起殺人案中,警方很快就抓到嫌犯,而且嫌犯也承認犯行,但警方不相信案件是一人所為,於是嫌犯只好在第二次的「自白」中咬出另一人。警方隨即逮捕嫌犯供出的「共犯」。到了第三份自白,嫌犯又改口說案件就是他一人所為。然而,檢方最後還是將兩人都依照殺人罪名起訴。這個在第二份自白中出現的「共犯」,其實就是他本人。

P頭條「無差別」拆信檢查 邱和順控北所違反兩公約

台灣監所「無差別開拆」收容人的收、寄信件,引法違法爭議。人權團體救援中的定讞死刑犯邱和順,控告台北看守所檢查他打算寄給友人的信件後阻止寄出,違反兩公約,目前由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將於4/11宣判。圖為來自海外的聲援邱和順信件。

原告律師尤伯祥在今天的言詞辯論庭中表示,過去法學界會以「特別權力關係」的理論,來解釋監獄與受刑人之間的權利與義務關係,認為受刑人把所有的權利都交給監所。而這個前世紀創造的「偽善法學藉口」,造成的結果是,監所對收容人有了絕對的支配實力,容易濫權。而多數人會因為人性的弱點,選擇遺忘這個角落,甚至鼓勵這種濫權行為,放縱暴力。

尤伯祥說,特別權力關係的理論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已經逐漸遭到揚棄,台灣的大法官會議也曾經針對受刑人的人身自由權做出釋字 653、681、691 號等解釋。而本案則是首度有監所收容人因通訊權受侵害告上行政法院,請求宣告這不屬於特別權力關係,希望法官體認到本案的特別意義,預防以後監所再度侵害收容人的隱私與通信權,「讓法治國的陽光照進監獄這片黑森林。」